案例二(被抵押权人涤除抵押权)

【基本事实】:2005415日,原告甲方与被告某信用社签订了一份《抵押合同》,以某处房屋一套为债务人唐某向被告借款100000元提供抵押担保,办理了房屋抵押登记手续。同日,唐某与被告泸溪信用社签订了《借款合同》并立了借据,借款金额为100000元,期限为2005415日至2008414日止。借款到期后,被告某信用社既未向债务人唐某催收借款,也未向原告甲方使担保物权。因此,甲方在20132月提起诉讼,请求:1、判令免除他的担保责任;2、返还他名下的某处房屋产权证。

【一审判决】原告甲方以他所有的房屋为债务人唐某从被告处借款提供担保,并与被告某信用社签订了《抵押合同》。该抵押合同在房管部门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合同合法有效,被告泸溪信用社对该抵押物房屋享有担保物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担保物权所担保的债权的诉讼时效结束后,担保物权在诉讼时效结束后的二年内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的规定,本案主债权的诉讼时效期间至2010414日止。其担保物权的行使期间应计算至2012414日止。然被告某信用社未在上述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原告甲方行使担保物权,应视为放弃该项权利,故被告根据其与原告签订的《抵押合同》依法所享有的担保物权归于消灭。被告方以抵押物权属于自然权利因而仍然存在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该《抵押合同》不再对原告甲方产生约束力,应免除原告米先平对所担保债权的清偿责任。原告的诉讼主张成立,应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被告某信用社根据其与原告于2005415日签订的《抵押合同》依法享有的担保物权消灭,免除原告对所担保债权的清偿责任;二、被告某信用社于本判决生效后3日内返还原告甲方某处房屋所有权证。

【二审判决】撤销某号民事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甲方的诉讼请求。理事主要如下:抵押权属于担保物权,适用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物权法定原则,物权的种类和内容必须法律直接规定,物权的设立与消灭,亦应法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上述法律规定以人民法院的保护为落脚点,对抵押权人行使抵押权的期限作了明确规定,该条规定的是抵押权的行使期间,或者说是抵押权的司法保护期,因为该期间届满后,抵押权人丧失的是抵押权受人民法院保护的权利,即胜诉权。抵押权人只是不能通过人民法院请求拍卖或变卖抵押财产,但仍可以通过与抵押人协议等方式就抵押财产优先受偿,而抵押权本身并没有消灭。


一、【评析】关于物权法202条和担保法解释12条第2款法律适用的问题,案例一案例二诉讼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颁布实施之后,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的相关规定;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八条规定"担保法与本法的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本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特别法优于一般法;后法优于前法"的规则,因此,在法律位阶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是上位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是下位法,根据"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的规则,《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应优先于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而适用;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是新法,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是旧法,亦应适应"后法优于前法"的规则。

二、如何理解《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根据《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五条 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一百四十条 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也就是说对于主债权诉讼时效,是存在中断,中止等情形,诉讼时效可以继续计算。

1、抵押权行使期间的性质为司法保护期

《物权法》规定: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此即我国关于抵押权行使期间的现行规定。当前学界主流学说及司法实践观点倾向于认为,该期间在法律性质上为司法保护期,且其能够随诉讼时效期间发生中止、中断或延长。对于抵押权行使期间的性质,学理与外国立法例中有不同认识,主要可以分为诉讼时效与除斥期间两种观点。抵押权作为物权,不适用诉讼时效,自不待言;但对于该期间是否为除斥期间,却不无疑问。例如,上海二中院在作出的一份二审判决中,仍认其为除斥期间,并表示上诉人享有的系争房屋的抵押权因过除斥期间归消灭”([2014]沪二中民二[]终字第604号判决书)

抵押权行使期间可以参酌诉讼时效制度,发生中断、中止。中止、中断,本为诉讼时效制度中的概念,但考虑到抵押权对主债权的从属性,及在现行规定下,抵押权行使期间与主债权诉讼时效等长,故当前主流观点认为,抵押权行使期间,亦能够随诉讼时效发生中止、中断。也有观点认为主张债权与要求实现抵押权的行为应分别作出,主债权诉讼时效中断的效果并不当然及于抵押权。

2、《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在司法实践中,法官主要有以下两种理解,但会得出完全截然相反的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

抵押权人未在主债权诉讼时效内行使抵押权,抵押权人丧失的是胜诉权还是抵押权归于消灭。

⑴观点一:抵押权依然存在,抵押权人丧失的只是胜诉权

《物权法》关于主债权诉讼时效超过后抵押权是否消灭的问题。第一、抵押权属于担保物权,《物权法》第一百七十七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担保物权消灭:(一)主债权消灭;(二)担保物权实现;(三)债权人放弃担保物权;(四)法律规定担保物权消灭的其他情形。"根据物权法定原则,物权的种类和内容必须由法律直接规定。物权的设立与消灭,亦应有法律规定。当事人不能在物权法之外设定物权,也不能以物权法之外的方式消灭物权。担保合同是主债权债务合同的从合同,主债权消灭,则担保物权消灭。抵押权作为担保物权被赋予了严格的从属性,由此规定了担保物权在消灭上的从属性。《物权法》并没有规定诉讼时效超过后抵押权消灭。第二、所谓诉讼时效,是指权利人请求人民法院以强制程序保护其合法权益而提起诉讼的法定有效期限。诉讼时效制度是一种抗辩制度,抵押权是他物权,而非请求权,抵押权不因主债权诉讼时效届满而消灭,满足了抵押权支配性的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上述法律规定以人民法院的保护为落脚点,对抵押人行使抵押权的期限作了明确规定,该条规定的是抵押权的行使期间,或者说是抵押权的司法保护期,因为该期间届满后,抵押权人丧失的是抵押权受人民法院保护的权利,即胜诉权。抵押权人只是不能通过人民法院请求拍卖或变卖抵押财产,但仍可以通过与抵押人协议等方式就抵押财产优先受偿,而抵押权本身并没有消灭,只是成为自然权利即相对于抵押人为自然债务,但自然债务并不因丧失国家强制力保护而当然解除,如果抵押人自愿履行担保义务的,抵押权人仍可以行使抵押权。依据我国现行的法律规定,并没有规定在抵押权成为自然权利的情况下,抵押人就可以随意支配抵押物,更无法律规定抵押人诉讼消除抵押物之上权利的障碍请求就应受到人民法院保护。


⑵观点二:对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内未行使抵押权的,法院不予保护,抵押权应归于消灭。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规定的抵押权的行使期限就是抵押权的存续期限,而不仅仅是受到法律保护的期限,抵押权未及时行使的后果不仅是丧失人民法院的公力保护,而且应当消灭。因为抵押权对抵押财产具有权能上的限制,对抵押财产的使用和转让均发生影响,若对抵押权的存续期限不作限制,则在抵押权人怠于行使权利的情况下,抵押财产的归属将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抵押人处于一种不利益状态,故法律有必要对之加以限制,抵押权人怠于行使权利的,应使抵押权消灭。

本人赞成第二种观点,对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内未行使抵押权的,法院不予保护,抵押权应归于消灭。

三、启发

经由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得到以下三点启发:

1、债权人应及向债务人及担保人主张权益,及时行使抵押权,为防止超过存续期间,债权人如就其主债权提起诉讼,应同时起诉抵押权人实现抵押权,否则一旦主债权经由裁判文书确认,其诉讼时效即告结束,抵押权行使期间亦将终结。

2、当前主流观点认为,行使抵押权的方式主要有二:第一,与抵押人协议并达成协议,以抵押财产折价或以拍卖、变卖抵押财产所得价款优先受偿;第二,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拍卖、变卖抵押财产。除此之外,仅向抵押人主张等,均不属于法律所规定的行使抵押权方式。

3、抵押人如何保护自己权益,及时排除房产妨碍,涤除房产抵押权,当抵押权人怠于行使权利的情况下,抵押财产的归属将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抵押人处于一种不利益状态,此时抵押人可以要求抵押权人协助抵押人注销抵押权。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

                                          朱建华律师

                                       0一八年三月三十日